今天是:

加快加入GPA进程 深化国企改革

时间: 2018-11-29 来源: 《中国招标》 0

  GPA的规则要求有充分的透明度,公平地对待所有参与的经济实体,无关其所有制形式,这要通过制度体系体现出来。而能否顺利加入GPA,又与国企改革的深化程度密切关联。

文/武文卿

  2018年11月23日,“2018采购链生态发展论坛”在京召开期间,经济学家刘胜军就“中央深改组通过‘政府采购改革方案’将对业界产生怎样的推动作用”等一系列问题接受本刊采访时表示,GPA的规则要求有充分的透明度,公平地对待所有参与的经济实体,无关其所有制形式,这要通过制度体系体现出来。而能否顺利加入GPA,又与国企改革的深化程度密切关联。

  2018采购链生态发展论坛以“超级连接”为主题,吸引了业界专家、行业协会、咨询顾问、企业高管、实践人士及媒体记者等300余人参会,意在阐述互联网、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技术的发展,为采购管理创造的全新可能性,企业可借其突破自我封闭的“信息孤岛”,在采购端获得巨大竞争力,更好应对外部环境的变化。

  充分透明和公平

  【要加入GPA,就要遵守遵守GPA规则,最重要的是要对所有参与者公平对待,所有的经济体包括民企、国企、外企,都要公平待之以国民待遇,这就是要求有充分的透明度,不是靠嘴巴说出来而切实有实现透明的机制,像电子化招投标……】

  刘胜军认为,有关“政府采购改革”更详尽的内容、包括有关文件等还没有见到,但大的方向应该是明确的,中国要加入GPA,就要遵守国际规则、遵守GPA的规则,最重要的是要对所有的参与者公平对待,所有的经济体包括民企、国企、外企,都要公平待之以国民待遇,这就是要求有充分的透明度,不是靠嘴巴说出来而切实有实现透明的机制,像电子化招投标……

  相信在不远的将来,政府一定会在政府采购过程中向社会各界充分开放,对各种所有制形式的经济体一视同仁,并可能更多地借助技术,因为没有技术力量就无法实现透明度。

  另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是创新,招投标是个很复杂的领域,过去发了那么多文件,做了那么多努力,都没有解决老大难问题,只有靠技术,靠好的商业模式,才能解决问题,当然具体的改革措施还有待相关文件政策的出台。

  国企改革新内涵

  【前不久全国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之所以提出“从战略高度认识新时代深化国企改革的中心地位”,其原因有四:一是国有银行占据绝对支配地位,直接决定了金融资源配置的效率。二是国企“竞争中性”问题已成为当前中美贸易冲突的核心。三是国企改革是能否实现“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”的关键所在。四是国企改革具有意识形态的敏感性。】

  在回答本刊“2012年世行左利克行长在京发布了关于一个央企改革方案的报告,这对当前的国企改革是否产生作用”的问题时刘胜军强调,这个报告实际是世行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、财政部一起拟的,当然世界银行肯定有不少的具体建议。

  该报告对中国最大的影响就是它直接影响了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。可以说,十八届三中全会有关国企改革的决议,和这个报告在大方向上基本一致,至于说到落实效果,那就不是世界银行的问题了。

  国企改革已不是新话题,自2018年以来则被赋予了新的内涵。前不久全国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提出“从战略高度认识新时代深化国企改革的中心地位”,为什么国企改革具有如此高的地位呢?

  刘胜军分析其原因有四:一是国有银行占据绝对支配地位,直接决定了金融资源配置的效率。二是国企“竞争中性”问题已成为当前中美贸易冲突的核心。三是国企改革能否实现是“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”的关键所在。四是国企改革具有意识形态的敏感性。

  新时代深化国企改革的中心地位

  【国有银行占据绝对支配地位,直接决定了金融资源配置的效率。所有的国有企业中,最大的国企就是国有银行,国有银行的改革直接决定了整个社会的资源配置。】

  国有银行占据绝对支配地位,直接决定了金融资源配置的效率。所有的国有企业中,最大的国企就是国有银行,国有银行的改革直接决定了整个社会的资源配置。

  国企“竞争中性”问题已成为当前中美贸易冲突的核心。2018年的贸易冲突非常核心的因素就是:在美国和欧盟这些高度市场化的经济体来看,大量的国有企业会带来竞争的不公平。

  国企改革是能否实现是“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”的关键所在。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改革最核心的部分就是“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”,可见,国企改革的成功与否,事关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目标的实现。

  国企改革具有意识形态敏感性,不仅涉及到企业、经济,同时涉及到政治问题,具有风向标意义。

  从国际层面讲,国外认为在过去15年中,我国经济增速很快,但很多改革领域,如国企改革等进展不如人意。从国内层面讲,大型民营企业、含大型上市公司都遭遇困难;银行不良资产涌现;中国经济必须走向创新增长模式的大势所趋,将促使体制机制的进一步变革,使国有企业焕发出创新的活力。

  非常好的顶层设计

  【十八届三中全会给出了一个非常好的顶层设计:一要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,让国有企业的产权结构发生质的变化;二要完成从管人、管事、管资产转到管资本的转变;三要打破行政垄断。】

  吴敬琏先生最近在著述中提到,尽管“使市场起决定性作用”已经写入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,但市场经济取向与回归统制经济模式之争不会很快消失,改革开放依旧任重道远,一定要保持清醒认识,排除万难,助力基于市场化和法治化的改革全面深化。

  那么,国有企业的问题到底在哪里?国企改革到底改什么?刘胜军提出主要着力解决的四个问题:一是预算软约束;预算软约束就是国有企业借了债可以不还,国企负债高可以不倒闭,这样就会对市场的资源配置带来严重的干扰。二是政企不分,国企到底以什么为目标?三是腐败与低效率。四是不公平竞争。

  针对存在的问题,要对行政垄断说“不”;坚持政企分开;践行竞争中性;建立现代企业制度。

  十八届三中全会给出了一个非常好的顶层设计:一要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,让国有企业的产权结构发生质的变化;二要完成从管人、管事、管资产转到管资本的转变;三要打破行政垄断。

  国企混改要走向实处

  【不要在乎国有企业股权比例是51%还是41%,重要的是国有资本的回报率;回归以董事会为核心的治理框架;国企和国企高管必须“去行政化”……】

  刘胜军最后建议:

  第一,混合所有制是国企改革非常重要的突破口,但是必须从形式走向实处。

  第二,不要在乎国有企业股权比例是51%还是41%,重要的是国有资本的回报率是多少。

  第三,股东的权利仅限于股东大会和董事会,回归以董事会为核心的治理框架。

  第四,所有的股东必须遵守公司法,包括国有股东和政府部门。

  第五,国企和国企高管必须“去行政化”。

  第六:按照OECD竞争中性原则对标。OECD有八项衡量标准,应该按照这些衡量标准一一对照。

  第七,国企仅限于“非竞争性领域”,其他企业今后不得称为“国企”,将来的公司只有上市和非上市之分。

中国招标投标网(http://www.cec.gov.cn)
声明:
1、本网站中的文章(包括转贴文章)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,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,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,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。
2、本网站转载于网络的资讯内容及文章,我们会尽可能注明出处,但不排除来源不明的情况。如果您觉得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更正。若未声明,则视为默许。由此而导致的任何法律争议和后 果,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3、本网站所转载的资讯内容,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